秦宇子的《LUNA》,让我们学会好好听歌

  很多人都看轻选秀节目,认为这只是综艺和娱乐。但没有选秀节目,哪能听得到那么多流散于江湖的传奇声音,其中有些声音,更是听一耳朵觉得惊艳,再听一耳朵还是觉得惊艳,比如秦宇子。

  作为第三季《中国好声音》的学员,秦宇子也是当季节目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选手之一。不过,和很多选秀出身的歌手一样,参加完节目的秦宇子,并没有在音乐事业上一路高歌猛进。这就是社会的现实,持续的曝光才能持续的被关注,而有些人就因为关注度低,慢慢消失在了人潮人海。当然,残酷的说一句,有些歌手走了也就走了,但有的歌手却值得你一直等待下去,比如秦宇子。

新闻配图01.jpg

  在加盟“太合音乐”这艘音乐航母之后,秦宇子终于推出了一首真正属于自己的烙印型单曲《LUNA》。和一般新人、新厂牌的新单相比,秦宇子这首作品对于她来讲,可以是一首奠定个人高度的风格型作品,对于今年的华语乐坛来讲,同样也是一首人与歌结合的典范之作。

  秦宇子会唱歌,这个大家都知道,也是最不需要用单曲来证明的东西。而且,一个在很多人眼里公认的唱将级歌手,如果一旦发行的作品,留给人的只是唱将这个印象,那么这首歌曲基本就是失败的。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唱将型歌手想要破局,只有一条路好走,那就是把唱功在合适的作品里,用在合适的地方。

  《LUNA》这首作品,虽然请到了厉曼婷担任填词人,而华语词坛大家的她,也以优美、形象和简洁的用词,将月光女神鲜艳又憔悴的气质跃然纸上。但作品虽然制作上精益求精,却没有现在那种用钱砸歌的商业味道。整首歌曲无论是作曲还是编曲,以及作曲人叶怀佩的钢琴演奏,还是马毓芬老师的和声,都是在典雅的基调上精工细造,所以也有了套路歌曲所没有的艺术感。

  而如果说此前华语乐坛的炫技成风,是唱功1.0时代,那么秦宇子在《LUNA》这首歌曲里的演绎,无疑已经是进入到唱功的2.0时代。整首作品里的技巧,都以一种隐藏的方式,躲在各个细节中,而不是以一种比较表面的方式,凌驾于歌曲之上。但和那些感觉派的歌手又不同,秦宇子的底子,又注定了这首看似用非常内心演绎的作品,在不经意处,常常会有惊艳的细节。

  从作品开始的低吟浅唱开场,中音处的秦宇子,已经赋予了作品足够的力度和声线磁性,一些小细节的Shuffle处理,恰到好处地将情绪变的个人,也让音乐变得从容自然。而之后的高音,秦宇子同样表现的雍容而不急切、嘹亮却不吵闹,像是自然延伸出来的转调,既让人想到R&B,但又和R&B那种套路化的炫技完全不同,很明显感觉整个的技巧,都是通过情绪一步步发酵并推动的。

  即使在人声的最高点,秦宇子同样可以表现出那种婉转、缠绵的情绪,而且在收放之间,以一种克制和节制的方式,在人声与人声之间,形成更多的留白空间,与那种老是用高音顶到爆格的作品相比,这种放中有收的处理,不仅技术更高级,听起来也更其味无穷。

  由秦宇子本人及马毓芬老师所配唱的和声,更用一种人声的合谐,来衬托主人声部分的优美,也体现出人声的那种立体感和层次感。在这个每位歌手都想证明自己声音独一无二的时代,其实往往忽略了唱歌的另外一种美感,及不同声部的合作与全谐,《LUNA》,做到了。

  《LUNA》这首歌曲还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部分,就是整首歌曲的词曲唱,没有那种明显的分离感。厉曼婷的歌词在秦宇子的歌声中,就像是秦宇子自己迎风唱出的文字之花,一顿一挫,都与她的音色不可分离。而作品在编曲上,基本已经没有了编曲的印迹,就像是随着整个人声部分服务,从而真正起到乐器衬托人声的效果。这听起来似乎是歌曲存在的意义,也是歌曲类编曲应该去做的事情,只是近几年因为歌曲创作的乏力,歌手演唱的缺乏想象力,让很多作品都无限突出编曲的音乐性,从而覆盖了歌曲应该有的很多表达功能。秦宇子的《LUNA》,则以这样一种方式,让歌曲回归了歌曲,让歌声重新变得迷人。

  文/爱地人


关于星关系 | 联系方式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Copyright © 2017 星关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