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侠》欠你的,《缝纫机乐队》加倍还给你!

今年的十一档又是一场腥风血雨,3天内多达12部影片上映。但号称近年来最长的假期也只有8天而已。看什么不看什么,选择恐惧症患者们想必已然被逼疯。12部影片中,《羞羞的铁拳》以赢家姿态高居期待榜榜首,《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依靠热门IP在粉丝们的星星眼中登场,成龙冯小刚分别以《英伦对决》和《芳华》加入混战。战乱中,有一部相对来说没有强光加身的影片选择了提档,提前接受市场的检验,就是《缝纫机乐队》。

——《缝纫机乐队》?谁演的?

——大鹏乔杉

——哦,不想看。导演是谁?

——大鹏

——哦,再见。

这样的对话不知道在多少人之间出现过。两年前某侠最终票房近12亿,但在很多人看来,这部作品似乎并没有带来12亿的欢笑或12亿的感动。如果把这个情形比作股市,可能更多人觉得这笔投资有点亏,本着吃一堑长一智的避雷原则,今年的《缝纫机乐队》是能躲就躲。然而,全国路演传出的笑声太有诱惑力,本鱼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走进了电影院,意外的发现,这张电影票实在太值,两年前某侠欠的笑点,这支奇葩乐队连本带利全部还清。具体有哪些亮点,本鱼总结如下。

密集的笑点

随着电影市场的发展,观众也在不断地成长。曾经屡试不爽的低俗笑料已经彻底失效。想要博观众一笑,既需要智慧,也需要新意。抛网上已经看烂的梗,恶意扮丑装疯卖傻,观众早已经不愿为这样的片子买单。换句话说,观众的笑点已经升高,你不能小看观众,笑料需要配的上他们的脑回路,玩的高级而酷炫,观众才会在被尊重的情况下接受你的取悦。

根据《缝纫机乐队》观片现场统计,每一场笑声都高达200次以上。影片时长117分钟,也就是说平均每分钟可以让你哈哈哈两次。反正自认为笑点不低的本鱼从头到尾不是发声“哈哈哈哈”就是自行脑补弹幕“hhhhhhh23333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神逻辑,神名言,神展开,让人惊呼“还能有这种操作?”。而且很多笑点藏得很深,一直在做铺垫,最后才被抖出来,笑果更是轰动全场。

十一黄金周如果求一好心情,关了手机去看一场《缝纫机乐队》未尝不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高的诚意

不靠流量小鲜肉博眼球,这是电影的诚意。

不做广告大片,这是电影的诚意。

大型演唱现场全部真实拍摄,不拼凑不应付,这是电影的诚意。

所有乐器演奏都是演员真实演奏,为拍摄学乐器两年,包括60多岁的老人和8岁的孩子,这是电影的诚意。

为拍摄专门建造了真实的大吉他建筑,在影片中又真实摧毁,这是电影的诚意。

主题是摇滚不死,剧中很多演员,从场地工人到出租车司机,都请来了各个乐队的成员客串。包括黑豹乐队唐朝乐队等等,甚至还有beyond乐队的惊喜登场,这是电影的诚意。 没有请人气小鲜肉表演面瘫刷粉丝,乐队演奏不是随便划拉再靠后期配音,大场面不是剪辑什么大型现场生硬地贴上去,背景不是五毛特效逗你玩,就为这份在电影市场已经越来越少见的诚意,这张电影票我掏的心甘情愿。

深刻的思考

这部片子的另一个亮点在于并不肤浅。不是浅笑辄止笑完就脑袋空空地走出电影院。里面有导演大鹏曾经的音乐理想,有浓浓的摇滚情怀,还有关于理想的思考。

乔杉饰演的修车工人胡亮从小是个摇滚爱好者,无关颜值,无关天赋,无关贫富,无关世俗的眼光,他只是想像自己喜欢的摇滚乐队一样,在家乡标志性建筑大吉他下唱歌。大鹏饰演的音乐制作人程功起初只是想赚钱所以帮助胡亮组建了乐队,后来被胡亮对理想的执着所感动,想起了曾经自己的音乐理想,认真筹划了一场大型演出,在乐队大获成功时泪流满面。

如果你曾经也有理想,如果后来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放弃了,如果你还能想起曾经的自己,相信你也一样会落泪。或许不为摇滚,不为这部影片,而是为那个已经放弃的自己。

就比如15岁那年,本鱼会说理想是当一个顶尖的声优;25岁了,理想就变成当一个堕落的有钱人。当然,结果是我既没有成为声优,也没有成为有钱人。只能催眠自己说生活就是这样,然后有条不紊地活着直到老去。但15岁那年许的愿,终究还是没有忘记,只是被覆盖着在繁忙的生活中落了一层灰。

看着《缝纫机乐队》中其貌不扬的大舌头工人胡亮最后站在他向往的地方唱歌时,本鱼也矫情地想起了已经尘封的理想。

理想这个词本来就透着一丝矫情,别说你没有。

如果你还在为理想努力,恭喜你,看看《缝纫机乐队》,他们的掌声与鲜花你也会有;

如果你也放弃了理想变成了无趣的大人,没关系,看看《缝纫机乐队》,听听他们的音乐,想想曾经有理想的自己,肆意笑一笑哭一哭明天还可以继续努力暴富。

(另外,本鱼本对乔杉毫无好感,但看完这部影片以后,突然发现因为有理想,长成乔杉也会让人觉得可爱。)

大鹏的成长

说起大鹏,很多人可能最初是通过《屌丝男士》认识他的。

如果你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屌丝男士》和《煎饼侠》,觉得自己并不接受或认可他的幽默方式,《缝纫机乐队》将是你重新认识大鹏的契机。

大鹏也在成长。两年前第一次尝试做导演,各方面经验尚不成熟,虽然票房成绩大获成功,但出现了一些负面评价。难得的是,大鹏没有忽视这些负面评价,而是通过反省和学习,接受批评,吸取教训,然后重新出发。

在电影市场,比起起点,潜力和成长更为重要。

第一次当导演,错了,被骂了,没关系。重要的是本人怎么对待大众的声音。

有的人会说这是我的风格,觉得不好是大众不懂得欣赏。很好,从此大众可以不再需要这个人。

而大鹏不是。如果把电影上映大众审查比作考试,第一次参加考试成绩欠佳,学生大鹏回去重新做了功课,闭门苦读,第二次来参加考试,那么作为考官的观众们是不是也应该抱着期待的心情去看待这个勤奋刻苦的学生,而不是拒绝阅卷呢。

就比如苏有朋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左耳》也是接受了各方的批评,而第二部作品《嫌疑人X的献身》备受好评,打了漂亮的翻身仗。从此进入我们视野的好导演又多了一个。

大鹏也一样,作为一个有智慧,有诚意又肯上进的导演,我们不妨给他一个成长的时间,重新展示自己的机会。以《缝纫机乐队》为转折,或许大鹏作品今后将是我们期待的高质量品牌之一。

关于星关系 | 联系方式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Copyright © 2017 星关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