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电视剧)[2019]
陈情令(电视剧)[2019]

《陈情令》第40集:第40集

蓝思追和金凌正在争执时候蓝湛进来,吓得众人谁也不敢吱声,蓝湛也不说话从柜上买了酒就上去了。蓝思追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蓝湛从来都是不喝酒的人。  魏无羡正呆呆坐在房间里,突然听到有人在敲窗户,打开一看居然是温宁,温宁倒吊在哪里询问魏无羡金凌是否是江厌离的儿子。此时蓝湛叫魏婴的名字,吓得温宁也掉在地上慌忙离开了。  蓝湛给魏无羡带来酒,魏无羡提出让蓝湛陪着喝一杯,蓝湛询问魏无羡蓝涣和江澄是否都认出他了,魏无羡点头承认。同时魏无羡也好奇蓝湛是怎么认出他的,蓝湛也不回答只是责怪魏无羡记性差。蓝湛提出让魏无羡一起去金麟台找聂明玦的头颅,魏无羡担心蓝涣不同意。此时,蓝涣也进来,希望魏无羡能和蓝湛一起去金麟台寻找证据,只要找出证据他必然出头。  蓝湛和蓝涣带着魏无羡来到金麟台,江澄早已等在那里,好奇以前从来没有见蓝湛出现在这里,这次倒是例外,尤其看到魏无羡更是提出让蓝湛引荐一下,魏无羡低头不语。此时,金光瑶出来迎接,看到戴着面具的魏无羡也愣了一下。  江澄一见金凌就是一顿训斥,金光瑶忙从中护着,金凌看到魏无羡质问他来做什么,魏无羡谎称是来蹭饭的,金光瑶慌忙请大家都入内。  进去吃饭的时候,侍女侍从似乎都认识莫玄羽,魏无羡有些紧张询问蓝湛该怎么办,担心有人问一些问题答不上来,蓝湛让魏无羡不要去招惹别人就行。  金光瑶和妻子秦愫手牵手一并走入大殿,秦愫看到莫玄羽的面具也是一惊。魏无羡反倒是故意和秦愫遥遥共举杯,秦愫慌忙用袖子遮着脸。  聂怀桑哭哭啼啼找蓝涣和金光瑶求助,两人慌忙把聂怀上扶下去,秦愫和蓝湛客气两句也先离开了,唯独碰到魏无羡时候有些古怪。魏无羡猜想莫玄羽是不是做了当众示爱的事情,才让秦愫有那种反应,随后,魏无羡提出自己去打探一下消息,蓝湛叮嘱魏无羡切记现在的身份,且不可走远。  魏无羡刚到院子里就碰到了金凌,金阐此时也带着人过来要教训莫玄羽,金凌护住了魏无羡,并且提醒金阐教训莫玄羽之前要考虑一下含光君的面子。金阐责怪金凌多事,并且认为莫玄羽纠缠敛芳尊的夫人就该被教训,金阐出手欲教训莫玄羽,金凌护在前面但却打不过金阐,魏无羡在金凌后面教金凌如何出招,金凌窃喜。  在魏无羡的帮助下金凌打退了金阐等人,得意洋洋,魏无羡一看就知道金凌是第一次打赢,金凌声称单打独斗他总是赢,只是金阐每次都叫一帮人帮着打。金凌好奇魏无羡的本事从哪里血来的,魏无羡谎称是和蓝湛学的。  金凌询问魏无羡来后院是否是为了秦愫,魏无羡慌忙捂住金凌的嘴,谎称自己已经移情别恋了,这次来就是要说清楚的。金凌图然询问魏无羡是否真是莫玄羽,以前莫玄羽容貌被毁掉了,也没有人知道莫玄羽究竟长什么样子,但如果魏无羡不肯离开他就要叫人了,魏无羡慌忙答应离开。  魏无羡打开门看看四下无人就紧闭房门,随后叫蓝湛来到桌子旁边坐下。魏无羡用符咒驱动一个小人,自己则喝了一杯酒顿觉头晕晕乎乎的。  符咒小人慢慢爬上了蓝湛的头,还用手指抠了抠蓝湛的抹额,蓝湛温柔让小人别闹,一伸手,小人飞到蓝湛手心。蓝湛叮嘱小人此去一定要小心,小人迅速跑向门边穿过门缝出去了。  小人跟着一个送饭的人来到了芳菲殿,看到桌子上有一封信,小人刚想打开看看,就见秦愫从外面进来且面色苍白,小人心中暗惊,明明刚才在宴会还看到她精神奕奕。秦愫刚拿起信,金光瑶就过来了,吓得秦愫手中掉了信被金光瑶发现。  秦愫质问金光瑶信中内容可属实。这些事情也都是有人告诉秦愫,而且是秦愫极为相信的一个人,金光瑶看了信面色大变当场一把火烧了,并且劝说秦愫不要相信信中的内容,两人多年来也都是琴瑟和鸣夫妻和睦,而他也自问一直对待秦愫都是非常好。秦愫承认金光瑶对自己非常好,可是自从知道信中的内容就让她无法不恶心,秦愫甚至怀疑自己儿子阿松真正的死因。金光瑶大惊,告诉秦愫当初已经查到有人害了阿松,而且他们也已经为阿松报仇了,秦愫却认为自从看了信之后开始怀疑金光瑶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金光瑶恳求秦愫不管看在什么情分上告诉他这封信究竟是谁给她的,金光瑶声称自己当时也是无路可走,本想隐瞒秦愫一辈子,可是却被那个写信的人彻底毁掉了。如果这件事传扬出去的话,别人又该怎么看她。

关于星关系 | 联系方式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English | 娱乐今日新鲜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图灵实验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豫ICP备17015470号-1